您好,欢迎进入黑龙江省煤田地质局!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为首页 | 收藏本站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站内搜索: 商品 资讯 职位 下载

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先进人物 >> 扎根钻探写人生
        详细内容

        扎根钻探写人生

        作者:张顺友日期:2015年7月24日 16:04

        我生在一个钻工之家,我的父亲、姐姐、妹妹都在二○四队就业,二○四队是我们家生存的根基。1983年,18岁的我也成了一名钻工。记得第一天去上班,是父亲扛着行李把我送到了钻机,一路上,平时沉默寡语的父亲反反复复就说一句话:“到那好好干,听领导的话。”爸爸的一句话成就了我一辈子做人做事的品格。

        刚上班时身体好,也不知道累,刨泥浆坑,装卸地楞不用领导指使,脏活累活抢着干,钻机上最脏最累的活莫过于用小钳子校钻杆,钻具从孔内提出来,马上用小钳子校开钻具接手,这时钻具的接口处泥浆喷涌而出,喷到身上,喷到脸上,人马上就会变成泥猴子。老钻工往往不去干这个活,能躲就躲。但是,我却不计较这些,脏累我不怕,因为咱挣的就是这个钱,一晃几十年就这么过来了。90年代末期,我队有几百人从钻机下岗,队里仅留了两台钻机,30几个人,因为我干活从不偷奸耍滑,还能吃苦,而被留了下来,没有被下岗。

        都说当钻工苦啊累啊,可是我却从没有觉得,人说钻机的活搬家最累,这30年不知道搬过多少次,每干一个孔就搬一次家,记不清多少次在泥泞里搬迁,记不清多少次在风雪里搬迁,记不清多少次在炎热的太阳下搬迁,这些都没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。但是有一次搬家却让我终身难忘,那次是在青海施工,干完青-58号孔,孔位在沙漠边缘,收拾完东西正要装车,弥天蔽日的沙尘暴呼啸而来,怎么办呢?刚开始装车能停下来吗?据当地人说,这沙尘暴一刮就要三天,三天后我们这条简易的路可能就要被封死了,雇的大车每天都有费用,当时身为井队长的我,必须拿主意。和大家简单商量后,决定顶风装车,快速搬离这个地区,狂风裹着沙尘吹进眼睛里、鼻子里、脖子里,米粒大小的沙粒打在脸上,眼睛根本睁不开。但是我作为井队长,必须睁大眼睛,时刻注意安全,提醒大家万分小心,同时,要求大家不要慌不要乱,有条不紊,把所有的设备一件不留的全部装入租来的几辆大卡车。越是在这样的时候,越要绷紧安全这根弦,与沙尘暴搏斗了近5个小时,把所有的设备装上了车,迅速撤离这个地区,上了车以后,再看我们这些兄弟,一个个都成了灰人,汗水和沙尘在脸上和了泥,脖子里、嘴里、鞋子里都是泥沙,连眉毛上都是泥,真感觉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!这是一次最艰苦、最危险的搬迁,在全体钻工兄弟们的努力下,我们还是安全地完成了这次搬迁任务。

        大口径钻探是我们单位钻探生产的一个品牌,也是我们今后发展的方向。在钻探生产中,泥浆就像钻探的血液一样,因为工作的需要,我被抽调到特01钻井队做了泥浆员,这个井队我年龄最大,其他都是新工人和年轻人,作为一个普通党员、一个老勘探队员,我懂得自己肩上的责任。记得施工马场KD-3号孔的时候,有一个班连续出现钻压不稳忽高忽低现象,当时我发现这个情况后,就立即建议当班班长赶紧上钻,我断定这是断钻的前兆,井下一定出现了掉块。钻具上来以后,果然发现有一节钻具确实出现了问题,如果不及时处理,一定会酿成大事故,仔细查看情况后,我建议马上更换泥浆,在泥浆里加白土和火碱,以增大泥浆的比重和粘度。用上新泥浆后,果然钻机没有出现钻压不稳的现象,很顺利完成了这个孔的施工任务。

        我们当钻工的确实很平凡很普通,可能有的人一辈子也没有什么亮点,更谈不上惊天动地,但是,当我们顺利完成了一个个钻孔,以自己的努力避免了一次事故,那种开心、惬意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。在钻机,我的职责是专职泥浆员,但是在野外钻探的这些年,我学会了风焊、电焊,掌握了钻机、水泵、柴油机等一些设备的基本原理,需要风、电焊我来,柴油机有毛病我看看,谁请假休班空岗了我来顶,因为我肩上有一份责任,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我要做出个样儿来给兄弟们看!在伊春乌伊岭施工地热井时正是隆冬时节,每天晚上的气温都在零下36度以下。有一天夜里,外面下着大雪,刮着大烟炮,我在宿舍热被窝里睡得正香时,被电话铃声惊醒,原来是钻机夜班工人给井队长打的电话,说柴油机出现了故障,需要马上维修。得知这种情况后,我一骨碌爬起来,抓起大衣,跟着井队长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推开被大雪封住的门。我和井队长互相搀扶着一步一挪的前行着,大雪没过了我们的膝盖,大烟炮在不停地刮,冰凉的雪直往脖子里钻,寒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,平时20分钟的路,我俩足足走了1个小时。到了钻机没顾得上休息,立即对柴油机进行检查,查找故障原因,经过清理和维修,柴油机又运转起来,钻机重新投入了生产,此时天已经大亮了。虽然自己感觉很困很累,但是我很有成就感,因为我的付出,让钻机又能正常运行了,像这样的维修工作其实对我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        有人问我你做了一辈子钻工,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我还是觉得,工作没说的,就是对家人很愧疚,家里人一直很支持我、理解我,特别是我的妻子,在我不在家时承担了所有的责任,父亲、母亲病重时都是她在床前伺候,从来不抱怨。父亲、母亲更是理解我支持我,小事、小病从来不找我。那年父亲病危时我匆匆忙忙从一线赶回来,躺在床上的老父亲却说:“我没事,你别总耽误班。”这是老父今生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,当天夜里父亲就走了。我很内疚,作为儿子,我对父母做的太少,作为丈夫和父亲,对妻子和女儿何尝不是这样啊!女儿长这么大,从小学到高中毕业,我从来都没有接送过,因为她上学的时候都是我在野外勘探最忙的时候,那年我在青海施工,女儿打来电话:“爸爸,我考上大学了,你能回来送我吗?我姥爷病了妈妈去不了。”听了我的否定回答后,女儿哭了,我心里难受极了,女儿长这么大,第一次离家,第一次要出远门,我这当爹的却不能送她。青海施工正紧,万里迢迢的我怎么能请假呢,最后找了个亲戚把孩子送到了学校,我觉得这一辈子,妻子跟了我很不容易,照顾孩子伺候老人、操持家务,所以我每次回家,都抢着干活,多干活,让妻子休息几天,也使我自己能够安心一点。妻子很贤惠,从来不埋怨我,但有时我回来后她也开玩笑似的发几句牢骚:“井队没有你得黄啊,你们单位是二○四,我看你就是二○五,不过呀,五得放中间。”

        是啊!我很平凡,只是一名普通的钻工,但我胸前还有别于我的兄弟们,因为我佩戴一枚党徽,它时刻提醒我:小子,别忘了你还是一名共产党员!别人做不到的,你要做到!别人做不好的,你要做好!我不会说什么豪言壮语,但我衷心地希望我们的井队永远没有事故,我的钻工兄弟们每年都收入多多的,我们勘探队越来越兴旺发达!

        所属类别: 先进人物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        下属单位   |   资质荣誉   |   新闻中心   |   经营领域   |   工程案例   |   联系我们

        相关网站导航:

        黑龙江省煤田地质局 版权所有 黑ICP备05006161号
        中企动力 提供技术支持
        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新永和街46号  电话:0451-87709301 传真:0451-877093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