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进入黑龙江省煤田地质局!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为首页 | 收藏本站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站内搜索: 商品 资讯 职位 下载

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文化驿站 >> 登临沧浪亭 未濯葑溪水
        详细内容

        登临沧浪亭 未濯葑溪水

        作者:张利波日期:2019年5月31日 09:10

            “时光轴,时空流,浮生六记泊心头,沧浪欲语休;一孤舟,一清流,沧浪一亭显清幽,还道那深秋。”翻看着昨年所写的诗句,不觉想起了苏州沧浪亭里那浸入式昆曲版《浮生六记》。其实沧浪亭之行并不在苏州一泊的计划之内。那天因上午逛完了拙政园后,下午无事,就去再逛山塘街,因昨夜去过此地,便觉昼景远不如夜景那般让人自觉地沉浸入白居易 “七里山塘”的旧梦中,突然间想起了那句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”驱使着我来到了沧浪亭。

        神话玄,沧浪之间浮生梦

            抵达沧浪亭时已是黄昏时分,距离闭园时间已不足一小时。沿着条石铺就的沧浪街前行,游人稀少,只见数名老叟在垂钓,还有一个小孩在水边嬉戏,平添了静谧水墨中的些许动感。过凌波曲桥,购票入园。一进园内,便见到四名演员在排练昆曲版的《浮生六记》。

            当下实景演出实是超燃,从“水韵周庄”“丽江千古情”到“又见平遥”等一系列的实景演出在各知名的景点纷纷上演,在视听参与的过程中体验着具有独特魅力的地方文化与民俗风情。沧浪亭内上演的昆曲版又开创了“浸入式”这种演出方式。即演员游走在园内的数个演出地点演出,不觉就把你带入《浮生六记》的情景之中,虽然昆曲的唱腔并不熟悉,但跟随着排练着的脚步,也会“沉浸”入其故事之中。

            《浮生六记》实是沈复的自传体散文,讲述了其与爱妻陈芸的经典爱情。200多年前的沈复家就住在沧浪亭附近,后搬入沧浪亭中“我取”轩避暑。故事就此铺开,七夕之夜,并坐水窗,仰观飞云,游戏酌饮,最是那“三白”典故。后来又到了中秋,安宁静幽,无纷无忧,月上梢头,品茗对酒,后来,他们最终离开了沧浪亭,从此天南地北,芸娘病故于扬州,沈复悲痛不已,多年后,写下了感人至深的《浮生六记》,也许这段沧浪亭中的快乐时光成为了其后来落拓时的经久怀想。当年华老去、韶华不再、烟云散尽时,春梦了无痕。

            从演员的排练看,昆曲版的《浮生六记》在沧浪亭内设置了六个实景演出地点。最突出的特点是“仙气”十足,由王二和俞六两位仙人度化凡人开始,在仙人的引领下,浸入“沈三白”和芸娘的一生。假山、面水轩、闻妙香室、明道堂、沧浪亭、流玉石等处演绎着“春盏”“夏灯”“秋兴”“冬雪”和“春再”五折戏。观众与演员最近处是闻妙香玉室,不足一米。芸娘经过,转身进门,呼吸声清晰可闻。演出没有音响,不戴麦,全场清唱。只可惜视听的是未完全着装的排练版本,浮生一梦,未惊醒。想必现场演出版一定很惊艳。

        山石金,沧浪一亭至情衷

            其实高中时代,因苏舜钦《沧浪亭记》一文,便把那时感觉遥不可及的这座“亭”子记在了心中,后来又读过归有光的《沧浪亭记》与数首关于沧浪亭的诗词,内心便涌起了沧浪之水的波澜,这座亭子更是带着吴侬软语烙在了记忆深处,成了一种遥遥可期的向往。

            曲径而入,“绵延”的山坡便横亘眼前,太湖石叠石成山,山上古木葱郁,拾级而上,林间喧闹的蝉声从枝头飞掷而下,打破了园子的清幽,抬眼便见一“亭在土山之巅”,一副柱联赫然闯入眼中,“清风明月本无价,近水远山皆有情。”便想起了欧阳修与苏舜钦的联袂出演。只见亭子并不大,顶盖飞檐翘角,色泽古旧,亭檐上还有几株鲜绿的荒草挺立着,若非对联提醒,感觉与别处亭子并无二致。便知这就是沧浪亭了,可是但与苏文中所写的“构亭北碕,号‘沧浪’焉,前竹后水。”有异,略有困惑。后得知现亭修缮于康熙年间,从水边移到了假山上,视野更加开阔。伫立在亭旁,边听一名老者在弹唱苏州评弹《杜十娘》,曲调感伤。边伸开目光抚摸园内美景,或匆匆,或缓慢,巧然与亭外的黄石上一只白头翁四目相对,见我注视着他,便飞走了。看到三三两两的游客多为长者,或许他们也如我一样的精神漂泊,想在漂泊的遨游中寻找一些诗情画意。亭子几经风霜,仍然散发着诗意的光芒。

            从石山上下来,因时间有限,不能全观,也就信步慢踱,看山楼,瑶池境界、明道堂、翠玲珑,五百名贤祠、竹林小径等都匆匆而过。印象较深的是看山楼下的石洞,半明半暗,由一块块的黄石堆砌而成,光线从石隙里穿进来,洞外的竹子似乎也想寻觅探幽,竟然有一根纤细的矢竹从黄石间伸了进来,阴凉幽暗的石室内竟然有了一点点的翠绿。从此洞出来时,回首见到匾额,发现此洞原是道光皇帝亲题的“印心石屋”。出园时恍然,此园中亭厅轩台廊榭外等建筑外,其余景观多以黄石垒筑。建筑多次重修,只有这些假山石池等依旧是最初的样貌。

        幽水清,沧浪亭畔旧年景

            苏舜钦的《沧浪亭记》中所载“三向皆水也”,可此次慢行中只见到了两面临水,也许是因匆忙而未见吧。沧浪水的安宁与清澈,在面水轩内一览无余。面水轩源于杜甫诗句:“层轩皆面水,老树饱经霜。”而来,面水轩四面是落地长窗。与之左右连接的是曲折的复廊,复廊的北侧和东侧就是葑溪,透过面水轩的落地长窗和复廊的漏窗,见到溪边高高低低,曲曲折折的假山。假山上还有一排排的古柳,柳枝随风摇曳,轻抚着水面。

            忍不住想哼一曲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”,这句话一说出自《孟子·离娄》,一说出自于《楚辞·渔父》,我没有仔细考证过,不过我更喜欢《渔父》一说,屈原被放逐后便“游于江潭,行吟泽畔”。这时遇到了渔父,相谈甚投。屈原便抒发了“举世皆浊我独清”的感慨,渔父便说了这句话点醒了屈子,其旷达的胸襟中,也有沧桑的情怀,暗合了沧浪亭始建者苏舜钦仕途失意后的复杂情感。

            站在岸边的观鱼处,看那水面如一条温婉的绿绸铺开,蜿蜒着越来越开阔,微风轻拂着水面,夕阳下细碎的波纹也有了红色,映着岸边的水榭粉墙,还有那古树假山倒映在水中。而水淡定、从容、灵动的默默流淌,氤氲。水之清、天之蓝,日之红的天光水影弥漫了视线。蹲在岸边,撩着静水,我没有濯缨、也没有沃面,更没有濯足。静静地看着那嶙峋的临水山石和蜿蜒如带的复廊。忽见两个少女在廊间走过,一位身袭古典的素裙,淡白的丝绸上有朵朵墨梅,手持一杆玉箫;一位身着淡粉色的汉服,发髻上的发簪闪闪发亮,手捧着一深蓝色的线装《浮生六记》。我恍惚又回到了明清时期。我想这两个女孩一定是古典情结浓郁的人,不然为何在现代时尚潮流如此风靡之时,还着汉服旅行。在这水岸未能邂逅诗味浓郁的青衣书生,却遇到了“仙”气十足的淑女。戴着一袭绿荫,别了,微漾、凝绿的葑溪水。

            苏州城南的沧浪亭是苏州现存园林中历史最为悠久的古典园林,其山水特色在苏州园林中独树一帜。在这喧嚣的尘世中,沧浪亭与沧浪水咫尺与依,在这闹市与雅地,你闹你的,我静我的。其实园内的景致如此的精致美好,还离不开独特设计的漏窗。全园漏窗共108式,无一雷同。镂空的花纹也是绚烂多彩,就漏窗框架的形状来看,有方形、多边形、圆形、扇形、海棠形、花瓶形、石榴形、如意形、秋叶形、宫殿形、桃形等,大部分的漏窗外形以方形和多边形居多。光影穿过,斑驳如画。

            真想让时光就此停留下来,但是闭园的声音已在耳畔响起。在沧浪亭仅仅一个小时的行程里,还看到了宋代文人苏舜钦的散文《沧浪亭记》。全文以不到三百字的篇幅,记述了沧浪亭的由来,隐含着自己的旷达。在这里,凝视思索,久久难以释怀。沉淀着历史的厚重,古朴而久远。

        所属类别: 文化驿站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        下属单位   |   资质荣誉   |   新闻中心   |   经营领域   |   工程案例   |   联系我们

        相关网站导航:

        黑龙江省煤田地质局 版权所有 黑ICP备05006161号
        中企动力 提供技术支持
        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新永和街46号  电话:0451-87709301 传真:0451-87709313